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認  
閱讀內容

本土動漫更賺錢了(圖)

[日期:2013-09-09] 來源:  作者: [字體: ]
制圖:蔡華偉
制圖:蔡華偉

  本土原創動漫迎來成長的“春天”了嗎?或許是的。

  國內103家動漫原創企業參展,比去年增長17%;獲“年度國際優秀動畫片獎”的兩部作品中,一部迪士尼的、一部中國的……日前在廣東東莞舉行的第五屆中國國際影視動漫版權保護和貿易博覽會(簡稱漫博會),處處透出這一跡象。組委會日前宣布,本屆漫博會原創—制造(衍生品生產)對接成效明顯,共有海內外參展企業418家,現場簽約金額33.5億元。

  但這種“春天”,還遠不是春暖花開。在參展企業口中,本土原創動漫還面臨資金不足、人才緊缺、知識產權保護乏力等諸多問題,成長環境依然“春寒料峭”,甚至還有可能遭遇“倒春寒”。

  —編 者

  下游產業鏈逐步完善,苦熬的動漫企業開始有錢賺了

  現今三四十歲的人,在贊嘆美國、日本動漫的精彩時,常常懷念自己童年時的動畫片。“那時候,《大鬧天宮》、《阿凡提》、《黑貓警長》等作品風靡一時,陪伴了幾代人成長。”牽著女兒逛漫博會的市民張明超感慨。

  “手冢治蟲先生作品《鐵臂阿童木》的創作靈感,就來源于中國動漫《鐵扇公主》。”日本動畫制片人松谷孝征回憶,日本動漫行業的興起與中國動漫的影響是分不開的。

  經過了二三十年的斷層,本土動漫近年來逐漸復蘇,產量自2008年開始趕超日本,成為世界第一大動畫生產國。根據權威數據,2011年,國產動畫片總時長26萬多分鐘,大約是日本的2.5倍。2012年的產量雖然5年來首降,但仍是日本的兩倍有余。

  高產的同時,中國動漫的質量也得到了提升。“好看的動畫片多了起來,從《喜羊羊》的一枝獨秀,到《熊出沒》、《豬豬俠》等多花齊放。”這是與會專家的共同感受。

  最重要的是,隨著下游產業鏈的完善,苦撐苦熬的動漫企業開始“有錢賺了”。“豬豬俠”之父、廣東詠聲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裁古志斌深有感觸:“2005年我們推出了‘豬豬俠’,熬了6年,終于達到了收支平衡。”

  2009年,古志斌做起了動漫舞臺劇。“截至目前,第一部舞臺劇已經演出了300場,收益超過2000萬元。”嘗到甜頭后,古志斌在2010年推出了第二部舞臺劇,已演出了160余場,“年初,我們推出了首部動畫電影,票房1600多萬元,也是賺的”。

  不過,目前盈利最大的一塊是衍生品授權,“現在獲得授權的公司60多家,多數簽署是按產品銷售量來計算,每賣一件產品都有收益。”他有經驗之談,“要做產業,就要心里有市場。在產品推出前,最好先想好出路。知道衍生產品做什么,精準的受眾定位是最重要的。” 古志斌說。

  APP游戲、主題公園……“后玩具時代”贏利點更豐富了

  動漫始終是一個“燒錢”產業,而且資金回籠慢。漫博會舉辦的初衷,正是讓企業的“燒錢”周期進一步縮短。

  與杭州動漫展不同,東莞漫博會從首屆開始,就突出動漫原創和衍生品制造的產業對接特色。“衍生品是反哺原創動漫創作的重要條件。”“喜羊羊”之父黃偉明已在動漫界摸爬滾打了多年,“動漫的收益,七成在衍生品。”

  很多人認為,“動漫衍生品版權交易”,無非是動漫形象與制衣、玩具、家具等實體企業合作,在這些日常生活用品貼上動漫形象,提高附加值。但在今年的漫博會上,記者發現,動漫衍生品已經不局限于此,而走進了“后玩具時代”。針對低齡兒童的早期教育、動漫形象的APP游戲,甚至是主題公園……衍生品模式的多樣化,使得贏利點更加豐富。

  在國外,通過動漫形象對兒童進行早期教育和心智開發已經被認為是優秀的教育方式,天線寶寶、花園寶寶、小鳥3號、小豬威比等知名幼教動漫品牌,為家長和孩子們廣泛接受。無獨有偶,本土企業“功夫龍”也在早教方面下了功夫。其展位負責人介紹,功夫龍動畫片以《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為研發大綱,專為國內3—6歲兒童量身打造了分齡體驗式的*格培育課程。

  資金、人才、知識產權……本土動漫要小心“倒春寒”

  漫博會上,動漫原創展區年年占著最核心的區域,不過記者發現,展區里超過半數的卻是新展出的企業。據業內人士分析,動漫前期制作投入大,如果產品推出后在市場上沒有反響,就意味著“見光死”。話里話外,原創動漫不是這么好做的,“春意”未濃,尚需小心“倒春寒”。

  由于不夠本錢搞原創,目前國內動漫企業更多的是在為國外動漫做“代加工”,賺取廉價的加工費。與此同時,國家的扶持模式還需改進。據介紹,在日本、韓國等動漫產業發達的國家,國家扶持的是優秀產品,而國內的扶持卻是平均用力,“撒胡椒面”,導致亟須大力扶持的企業后勁不足。

  同臺競技,本土動漫與海外動漫的差距就顯現了出來,優秀的動漫人才難覓已成為困擾不少本土動漫企業的大問題。據介紹,目前國內動漫設計專業人才大約有6萬人,而需求卻在30萬人以上。目前最緊缺的,是在不抄襲的情況下能講出“好故事”的編劇。

  有著五六年動漫編劇經驗、曾參與過“喜羊羊”制作的楊雪平說,國內80%的動漫原創企業對編劇的回報不超過成本的1%;而在國外,編劇的收入卻高達30%。優秀編劇的極度緊缺,直接導致國產動漫缺乏創意。

資金、人才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瓶頸是知識產權。東莞漫博會是國內首家以版權保護和貿易為主題的國家級影視動漫專業盛會,本屆展會共為參展商的197件作品進行了著作權免費登記,并創造了連續5屆展會期間著作權糾紛“零投訴”的紀錄。然而,明眼人都知道,這絕不代表國內知識產權保護的真實狀況。

  一個圈圈,兩點小眼睛,一張微笑大嘴,很多人對這張笑臉并不陌生。實際上它是源自法國的smiley品牌,該公司出席漫博會的負責人卻表示:“現在國內所有在售的笑臉服飾都是盜版的。”至今,smiley一直徘徊,沒有進入中國市場。“公司并不是沒有想過打進大陸市場,但是大陸的知識產權保護不夠得力,很早已經仿品橫行。”廣東省原創動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劉蔓儀也坦言,市面上的“喜羊羊”產品,九成都是假的。

閱讀:
錄入:admin

推薦 】 【 打印 】 【 攪拌天泵 】 【 長沙縣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全部評論
發表評論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點評: 字數
姓名:
內容查詢


千斤顶或更好5手客服